尤溪新闻网,从这里看尤溪
尤溪新闻网标志

儿时的野味

2017年11月13日 作者:江北乔木 来源:经典散文吧 浏览数:798

分享至手机

大凡从农村长大的人,都不会忘记儿时所吃过的“野味”,那些野味都是不受保护的,吃起来很有兴味,都会留下很深的印记。我从小在农村长大,总是忘不了老家田野里那些“野味”,我熟悉它们的习性,品尝过它们的甘甜,它们滋补过我的身体,彼此间都很默契,也隐隐衍生出某种情愫。时间长了不见、不食老家的“野味”,心中时常会生发出儿时吃“野味”的滋味,我便自然而然地就想把这种感觉写出来。

我所说的儿时的野味,都是我和小伙伴们上山割草、上坡剜野菜时见到、吃到的,且大都是在不经意间发现的。大集体的年代,田野里暗自生长的零零散散的野树野果没有管的,即使过去栽下的七零八落的几棵桑葚树也没有过问的,这就使在儿时的生活丰富起来,有机会见识、品尝到这些野果。那时常常见到毛栗子、棠梨、桑葚、山药、山枣、刺蓬果……常常见了山枣吃山枣,见了野果摘野果,路遇桑葚摘桑葚,遇到毛栗打毛栗,增添了儿时生活的乐趣。

有几棵桑树,那是儿时的记忆,给我儿时吃野果留下的印象最清晰。在老家村子一个叫“磨山子”的地方,有一座偌大的水库,在水库的旁边、西坡上零星地点缀着几棵桑葚树,这是几棵没人管理了的野桑葚树。桑葚熟了的时候,红红的、黑黑的,吸引着人们的眼球,因就在路旁,反正没有人管,大人、孩子都有顺手摘着吃的。儿时我和小伙伴们割草、剜菜归来路过这里的时候,有时绕着树下挑着摘一棵熟透了的桑葚甜甜口就走了,有时还爬到树上去摘着吃,因桑葚有的红、有的黑,吃的嘴唇又红又黑,从树上下来见了对方的模样,都相互取笑着:“你看你吃的嘴,像什么?”“你也别说我,你看看你吃的嘴,像个妖怪。”“哈哈哈……”嘻嘻哈哈着就往家赶了,唇齿间还留着桑葚的余香,这当属我儿时常吃的野味了。

儿时上山割草的时候,有时也会碰到毛栗子树,这些毛栗子树,不知是村子里栽下的,还是自生自长的,长得都很高大粗壮,可树上的毛栗子却不多,所见的毛栗树都是这样,不知是结的少,还是让别人摘剩了的,村子里也懒得去管。既然这样,放着零零星星的栗子也是浪费。于是,我和小伙伴也会用木棍或石块敲打着树上漏下的毛栗,敲打下来发现,有的毛栗已招了虫子,有的就很小,怪不得别人没有管的呢。只有挑拣着好的,毛栗身上长的刺还扎手,很难对付。这样,只好把毛栗小心翼翼地放到小石板上,用手轻轻扶着或一手用小棍按住,一手用石块砸开毛栗的表皮和内壳,掉出里面的白仁,吃起来确实香甜,下得工夫可见一斑,我现在仍清晰地记得吃毛栗子的情景,山野里滋生的毛栗子味道分外香。

相关新闻
白狗秋千架
高密东北乡原产白色温驯的大狗,绵延数代之后,很难再见一匹纯种。现在,那儿家家养的多是一些杂狗,偶有一只白色的,也总是在身体的某一部位生出杂毛,显出混血...
4小时前
倒立
沿着灯光幽暗、树影婆娑、用大理石碎片砌成的小路,我朝宾馆深处最豪华的一号楼走去。省委组织部副部长孙大盛今晚在一号楼西餐厅的五号包间设宴招待我们——他的...
8小时前
强大人生的最高境界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曾是我人生的座右铭,我曾经认为强大的人生就是超越所有对手,为此,作为学生的我夜以继日地学习,时刻准备接受成绩的挑战。然而,现实...
1天前
新闻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