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溪新闻网,从这里看尤溪
尤溪新闻网标志

花园

2019年07月10日 作者:汪曾祺 来源:《人间草木》 浏览数:2781

分享至手机

在任何情形之下,那座小花园是我们家最亮的地方。虽然它的动人处不是,至少不仅在于这点。

每当家像一个概念一样浮现于我的记忆之上,它的颜色是深沉的。

祖父年轻时建造的几进,是灰青色与褐色的。我自小养育于这种安定与寂寞里。报春花开放在这种背景前是好的。它不至被晒得那么多粉。固然报春花在我们那儿很少见,也许没有,不像昆明。

曾祖留下的则几乎是黑色的,一种类似眼圈上的黑色(不要说它是青的)里面充满了影子。这些影子足以使供在神龛前的花消失。晚间点上灯,我们常觉那些布灰布漆的大柱子一直伸拔到无穷高处。神堂屋里总挂一只鸟笼,我相信即是现在也挂一只的。那只青裆子永远眯着眼假寐(我想它做个哲学家,似乎身子太小了)。只有巳时将尽,它唱一会,洗个澡,抖下一团小雾在伸展到廊内片刻的夕阳光影里。

一下雨,什么颜色都郁起来,屋顶,墙,壁上花纸的图案,甚至鸽子:铁青子,瓦灰,点子,霞白。宝石眼的好处这时才显出来。于是我们,等斑鸠叫单声,在我们那个园里叫。等着一棵榆梅稍经一触,落下碎碎的瓣子,等着重新着色后的草。

我的脸上若有从童年带来的红色,它的来源是那座花园。

我的记忆有菖蒲的味道。然而我们的园里可没有菖蒲呵?它是哪儿来的,是哪些草?这是一个无法解决的问题。但是我此刻把它们没有理由的纠在一起。

“巴根草,绿茵茵,唱个唱,把狗听。”每个小孩子都这么唱过吧。有时甚么也不做,我躺着,用手指绕住它的根,用一种不露锋芒的力量拉,听顽强的根胡一处一处断。这种声音只有拔草的人自己才能听得。当然我嘴里是含着一根草了。草根的甜味和它的似有若无的水红色是一种自然的巧合。

相关新闻
【国际锐评】粗暴干涉中国内政必将徒劳
美国国会参议院当地时间星期二(19日)通过由部分议员提出的所谓“2019年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混淆是非,颠倒黑白,玩弄双重标准,公然为香港激进暴力犯...
6个月前
汇聚起维护国家安全的强大力量
“安而不忘危,存而不忘亡,治而不忘乱。”4月15日是第四个全民国家安全教育日。从出版发行《全面践行总体国家安全观》,到举办大中小学“千万学生同上一堂国...
1年前
“数字福建”激活发展动能(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本报福州4月18日电(记者蒋升阳、钟自炜)18年的坚持,结出硕果。2000年,时任福建省省长习近平做出建设“数字福建”的战略决策,开启福建大规模推进信...
2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