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溪新闻网,从这里看尤溪
尤溪新闻网标志

2019年08月12日 作者:梁实秋 来源:梁实秋散文 浏览数:2667

分享至手机

睡眠是自然的安排,而我们往往不能享受。以“天知地知我知子知”闻名的杨震,我想他睡觉没有困难,至少不会失眠,因为他光明磊落。心有恐惧,心有挂痴,心有忮求,倒下去只好展转反侧,人尚未死而已先不能瞑目。庄子所谓“至人无梦”,楞严经所谓“梦想消灭,寝寤恒一”,都是说心里本来平安,睡时也自然踏实。劳苦分子,生活简单,日入而息,日出而作,不容易失眠。听说有许多治疗失眠的偏方,或教人计算数目字,或教人想像中描绘人体轮廓,其用意无非是要人收敛他的颠倒妄想,忘怀一切,但不知有多少实效,愈失眠愈焦急,愈焦急愈失眠,恶性循环,只好瞪着大眼睛,不觉东方之既白。

睡眠不能无床。古人席地而坐卧,我由“榻榻米”体验之,觉得不是滋味。后来北方的土坑砖坑,即较胜一筹。近代之床,实为一大进步。床宜大,不宜小。今之所谓双人床,阔不过四五尺,仅足供单人翻覆,还说什么“被底鸳鸯”?莎士比亚《第十二夜》提到一张大床,英国Ware地方某旅舍有大床,七尺六寸高,十尺九寸长,十尺九寸阔,雕刻甚工,可睡十二人云。尺寸足够大了,但是睡上一打,其去沙丁鱼也几希,并不令人羡慕。讲到规模,还是要推我们上国的衣冠文物。我家在北平即藏有一旧床,杭州制,竹篾为绷,宽九尺余,深六尺余,床架高八尺,三面隔扇,下面左右床柜,俨然一间小屋,最可人处是床里横放架板一条,图书,盖碗,桌灯,四干四鲜,均可陈列其上,助我枕上之功。洋人的弹簧床,睡上去如落在棉花堆里,冬日犹可,夏日燠不可当,而且洋人的那种铺被的方法,将身体放在两层被单之间,把毯子裹在床垫之上,一翻身肩膀透风,一伸腿脚趾戳被,并不舒服。佛家的八戒,其中之一是“不坐高广大床”,和我的理想正好相反,我至今还想念我老家里的那张高广大床。

相关新闻
中国抗疫医疗专家组在阿塞拜疆一线开展工作
8月6日,中国赴阿塞拜疆抗疫医疗专家在阿塞拜疆首都巴库的新冠肺炎定点医院与当地同行交流。中国赴阿塞拜疆抗疫医疗专家组4日抵达阿首都巴库,应阿塞拜疆政府...
2天前
山西壶口瀑布景区受洪峰影响暂时关闭
8月6日,山西吉县黄河壶口瀑布景区观瀑桥上的部分防护栏被洪水冲坏。 从山西省吉县壶口瀑布景区获悉,受黄河上游洪峰影响,吉县壶口瀑布景区自8月5日15时...
2天前
走进博物馆 科普学习度暑假
8月5日,家长带着孩子在重庆自然博物馆参观。 暑假期间,位于重庆市北碚区的重庆自然博物馆吸引众多家长和学生参观游览。孩子们走进博物馆,学习自然科学知识...
2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