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溪新闻网,从这里看尤溪
尤溪新闻网标志

【高温下的劳动者】电焊工人的“璀璨人生”

2020年07月13日 作者:佚名 来源:东南网 浏览数:944

分享至手机

摘下面罩,孙国伟的脸上露出笑容。福建日报记者魏桂莲 通讯员 薛晓秋 实习生 王凌焜 摄

东南网7月13日讯(福建日报记者 魏桂莲 通讯员 薛晓秋 实习生 王凌焜 文/图)位于连江县琯头镇粗芦岛的福建省马尾造船股份有限公司,一艘艘建造中的巨轮屹立在造船厂码头。工人们穿梭在钢铁丛林中,在烈日下努力工作。10日,记者来到码头,体验了一回造船工人的艰辛,也见证了他们的努力。

从头到脚“全副武装”

下午3点,记者来到造船厂码头,地表烫得仿佛能冒烟,闷热的空气中夹杂着钢铁点焊后散发的刺鼻味道。正是上班时间,一个个皮肤黝黑的工人,从厂区的各个角落汇聚到码头,其中有不少特殊着装的人:安全帽、笨重的面罩、被焊花烧得“体无完肤”的工作服、牛皮马甲、1.5公斤重的防滑绝缘胶鞋。他们是船厂的电焊工人,他们全副武装地走向一艘艘未完成的钢铁巨轮。

在一艘4层楼高的巨轮下,记者踩着斜挂在船体外仅60厘米宽的铁梯上船,这也是工人登船的唯一通道。一名工人递给记者一只手套:“扶手很烫,小心烫手。”

登上甲板,发现温度比地面还要高。此时记者已是汗如雨下。“船是钢铁造的,经过太阳暴晒,甲板上温度在65℃以上,鸡蛋敲上去立刻就熟。”一旁的师傅打趣地说。

记者尝试着用手去捡甲板上的一节钢条,被烫得立马松手。

从一个狭小的入口进入船舱。密闭的船舱里,闷热异常,此起彼伏的烧焊声吱吱作响,伴着刺眼的弧光,黄红色的焊花如喷泉一般飞溅。

“体感温度60摄氏度以上,手握着焊枪像抓着一把火。”39岁的孙国伟正缩着身子,趴在直径60多厘米的管道上专注工作。最后一个焊点完工,他关掉手上冒着火花的焊枪说,焊枪喷出的火苗有1000多摄氏度。

说话间,孙国伟站直身体,摘下面罩,长长舒了一口气,另一只手使劲敲打着自己的后腰。

孙国伟说,电焊工很辛苦,不是谁都能坚持下来。当下盛夏,大家都穿着T恤短裤,电焊工可不敢这么裸露肌肤,要穿上厚重的工作服。焊接时溅起的焊花若掉落在肌肤上,瞬间就是个水泡,做焊工的没人敢说自己没被烫伤过。说话间,记者注意到孙国伟的手上满是疤痕。

“为避免烫伤,最有效的办法就是多穿几件衣服。”孙国伟说,有的焊工师傅要穿三层衣服,贴身衣服、工作服、防烫牛皮外套。为防中暑,厂里每天除了准备大量人丹、藿香正气水,还提供绿豆汤、菊花茶、蜂蜜水等。“每人每天要喝大量的水,还不用上厕所,出汗流掉了。一天下来,工作服都能拧出半桶水来。一天中就下午三四点的时候最难熬,撑过去就好了。”

“为什么不在船舱里放些大风扇降温。”记者问。

孙国伟摇摇头说:“微风环境下,有可能造成焊接气孔夹渣,特别是二氧焊和氩弧焊,不能有风。”

采访中记者多次深呼吸,但不适感越来越强,十几分钟后,记者就被“赶”出船舱。

“我有烈日、高温和焊花”

下午3点40分左右,孙国伟和徒弟吉莲琼一前一后从船舱口探出头,吃力地爬了出来。以他们的身手,这个每天都要进出十几回的舱口,本可以很利索地出来,但此时,他们已经筋疲力尽。

两人摘下面罩,露出黑红油亮的脸,上面细细密密布满了汗珠,用手一抹,马上聚成豆大的汗水接连滚落在外套上、甲板上。

他们径直走到一张搁着几个大保温桶的台桌前,孙国伟用一只巨大的水杯装了满满一杯冰水,咕咚咕咚地一口气喝下大半杯,脸上这才露出畅快的神色,然后找了一处遮阳的地方坐下。那是船上仅有的几处在重型机器背阳面下形成的阴影地带。记者也凑上去席地而坐,但滚烫的甲板让记者立刻弹了起来。

“这里比船舱里凉快多了。”孙国伟说。他脸上的汗水不停地往下掉,牛皮长袍也被汗水湿透。这就是船厂的电焊工,每天一身厚重的行头,衣服总是湿了干,干了又湿,下班后,衣服能抖下一地盐霜。

孙国伟说,由于工作环境特定,有的焊接场地狭小,焊接位置隐蔽,焊工不得不采取“盲焊”的手法。有时要站直身子扬着脸焊,焊花从头上一直烫到脚下;有时要缩着身子甚至趴在地上歪着头焊,焊花直往脖子钻,这些都会导致焊工被烫伤。每个焊工都要掌握“盲焊”技术,这对个人的技术和心力都是不小的考验。

“早上干干净净来上班,一个小时不到,人就像从垃圾堆里爬出来的。许多焊工这样评价自己:远看像要饭的,近看像收破烂的,仔细一看是烧电焊的。这就是电焊工给人的印象。”说着,孙国伟哈哈大笑起来。

“但是也有别人没有的震撼。”徒弟吉莲琼自豪地说,“我看过一张照片,一名焊工站在高处,高举着焊枪烧焊,从他的手部到地面,是繁多的焊花绽开,他的身影在焊花中显得很朦胧。照片拍得非常好,我就是看到那张照片才决定学电焊的。”

孙国伟也认为,他不羡慕那些夏天能躲在房间吹空调的人。因为这种体验他下班回家就能感受到,但焊工们的日常别人或许一辈子都没机会体验。“真的,你有空调、WiFi和西瓜,我有烈日、高温和焊花,无比灿烂。”

悟性和吃苦耐劳缺一不可

一阵电话铃声响起,孙国伟接完,立即抓起手边的工具快速朝下船的铁梯走去。

“肯定是车间有事。”吉莲琼对记者说,“师傅是船厂第一焊工,他的很多技艺是我们焊接的标准,所以凡是电焊车间的人遇到问题,都会找我师傅帮忙。”

记者追到焊接车间,顿时被眼前的壮观景象震惊了。硕大的车间,看不到人员走动。百来个工位有序地排列,每个工位都有焊花溅起。嘈杂的环境里透着别样的宁静。

孙国伟指导焊工解决问题后回到自己的工位。孙国伟说:“焊接是门精细活,活一定要漂亮。学习电焊,悟性和吃苦耐劳缺一不可。入门很简单,要想掌握好,没个八九年肯定不行。师傅只能教你各种焊接的手法,精髓要靠自己在实践中摸索,一点一滴积累。”

孙国伟很感激他的师傅,师傅要求极高,孙国伟考取代表行业内最高水平的6GR证书,就是被师傅逼出来的。在师傅“逼迫”下,省内外各种焊接技术交流、大大小小各类焊接比赛,都有孙国伟参与和获奖的足迹。

对工作中偶尔的瑕疵,孙国伟都要反复琢磨。他会拿来样本照片,对外观、裂纹、气孔等要素进行观察,反思手法是否存在不足,认真分析问题的症结所在。

“电焊工是一个很好的职业,有了这门技术,走遍天下都不怕。但现在年轻人都不爱做,嫌累嫌脏。其实脏也好、累也罢,习惯了都能克服。比如你戴上面罩就呼吸困难,而我戴上面罩就特别有安全感,这就是习惯的力量。”孙国伟遗憾地说,“现在的年轻人大都不愿意勉强自己去适应。平心而论,我对一些徒弟也不满意,但我不想失去他们,就先自我检讨,思考自己哪方面教得不够好,再找徒弟一起沟通。只要他们肯学,我都会毫无保留地教。”

孙国伟是福建省极少数掌握了所有金属材料切割、焊接技术最全面的金牌工人,曾获得省五一劳动奖章、2019年福建省十大八闽工匠等荣誉。

相关新闻
湖南张家界:漂流享清凉
8月4日,游客在湖南省张家界市“百里画廊”茅岩河景区体验水上漂流项目。 连日来,湖南省张家界市出现持续高温晴热天气。张家界“百里画廊”茅岩河景区水上漂...
1天前
浙江湖州:香水莲花“盘活”水产池塘
8月4日,游客在艺溯家生态农场钓鱼。农场在水塘中既种植香水莲花,又套养鱼虾,打造休闲农业。 近年来,位于浙江湖州吴兴区八里店镇移沿山村的艺溯家生态农场...
1天前
幸福村的幸福“菜”事
黑龙江省杜尔伯特蒙古族自治县杜尔伯特镇幸福村村民杨淑琴在万泰福蔬菜种植合作社采摘茄子(7月30日摄)。新华社发(张涛 摄) 黑龙江省杜尔伯特蒙古族自治...
1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