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溪新闻网标志

细枝百福

2021年06月07日 作者:佚名 来源:短文学

分享至手机

略显燥热的大寒节气里,胸塞间恍若隔世的堵塞沸腾,这小阳春的感受里,竟然有了可以控制四季轮回的野心。不甘心在这现实世界里做一个失败者,走在清肃的街道上,转入了历史弥留的小巷,应该觉得何其庆幸在这历史的尘埃之中,冥冥可以观掠这岁月的弹指一挥间,竟然已经是物是人非,山长水阔的寂寥。

抬眼望去,那一棵棵老榆树纤细弱小的顶枝上头闪着白蒙蒙的暖色,一粒粒暗紫色的蓓蕾尚且卯足了劲的膨胀着,尤其这榆树底下可以呼吸到的那深渊一般的静气。这岁月沧桑的锐气里纠缠着颓墙荒草的暮气。

酸涩的坚强此刻稍微的融化那么一会儿,流畅的梦境中闻着那清淡芬润的春风,真想捧一把榆钱儿,塞到嘴里,咀嚼那略微的枯涩与糯香。

抚摸揉搓着这黝黑的可以沾染到手心上的粗糙的榆树皮,只是感受到那蒙密的花意,却不曾刺激心里的某种自尊与攀比,这土味儿的生命之美,有一种返璞归真的盎然与活泼。

对面走来了邻家的妹子,外刚内柔的头发乌黑密亮,她笑意盈盈的顺刚刚去做的头发。女子近乎道,男子法于天。看到这唤做晴儿的姑娘,心情忽然的醒转过来,朴素的大红色的毛衣略微垂露出柔顺的气息,纤长的手臂显示着青春的活力。

浮悠暗雨照屋墙。老榆树总在那些老屋院里长大,一片榆钱,一根小叶,就那么年复一年,坚韧不拔的生长着。饥荒的年月这是救命的树,树皮不像杨树闷苦的刺激气味,黏而有点甜味,甚至可以加点粗面做成面条。

 

再次回头望着晴儿,一枚天然小朱雀落在她的脸颊上,不是雀斑,就是暗淡的紫红色的小鸟一样的装饰蒙在额头顶发前。

“哥,你在这里看么哩?”晴儿好奇的顺着我的目光也往上瞅着,我微笑着回答她马上过年了,来看看老院子。

心淡悠悠方寸间,自恋春风惹陶然。

打开锈迹斑斑的铁锁,拿来扫帚用心的去清理着那蒙了一年的灰尘,门洞里年前贴的两张大红的福字尚且如新的一样并没有褪色。三人合伙的生意失败了,资金被套牢的忧虑散播了心畴,去邻居家提来一桶水,找来一块抹布擦拭着这门门框框镶嵌的玻璃。这处宅院是曾祖父留下的宅院,到了我的手里也没有什么用,就给邻居做储藏杂物用。

经历百年的老院里打扫一新,这小小的院落里也曾经历苦难辉煌,可是前辈们还是要紧了牙关一步步的走了过来。我就像一个孩子一样虽然不用诉苦,可是这些祖辈们都

已经知晓,一种旷然豪情悠然而生,热血在胸怀之中再次澎湃。

抬眼望着依旧沉默的那粲糜的细碎的榆树枝头,这些老年代里救命之恩的朴素的生灵。敞开了闭锁许久的门扉,微笑着在这年关将近的清悠里纳福,与过去的一年告别。

相关新闻
钓鱼大夫
这个医生几乎每天钓鱼。 你大概没有见过这样钓鱼的。 他搬了一把小竹椅,坐着。随身带着一个白泥小灰炉子,一口小锅。提盒里葱姜作料俱全,还有一瓶酒...
3天前
习 惯
不管别位,以我自己说,思想是比习惯容易变动的。每读一本书,听一套议论,甚至看一回电影,都能使我的脑子转一下。脑子的转法像是螺丝钉,虽然是转,却也往...
4天前
杂谈七月
阴历的七月天,实在是一年中最好的时候,所谓“已凉天气未寒时”也,因而民间对于七月的传说,故事之类,也特别的多。诗人善感,对于秋风的惨澹,会发生感慨...
5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