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溪新闻网标志

文学

沉浮皆必需
有一种水生微生物,为了生存,要不停地从水底游到水面,让自己在这种往返沉浮的状态中捕食。这些肉眼看不见的浮游生物像小水母一樣,遍布海洋和湖泊河流。它们在每日的上下沉浮中,一边沿途进食浮游植物,一边通...
2021-08-30
假象
一日,收音机播出了拨动人心的鼓乐。十岁的儿子一时兴起,将厨房的木桌子当成锣鼓,随着节奏,一上一下地猛力敲击,一边敲,一边扭腰摆臀地跳舞。 敲着、跳着,万万没有想到,那张看起来坚固无比的木桌子,竟...
2021-08-30
虚拟部长——兼论游戏的作用与危害
不知道何时,人类开始了游戏;也不知道何时,人类进入了电子(虚拟)游戏时代。 虚拟部长是我玩的游戏中级别最高的,那是十多年前了,好像是在一个游戏中心里玩的,玩的是拱猪。说实话,玩这个游戏时间长,耗费的...
2021-08-27
于浮华,隐山林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读来王维的《终南别业》只觉得依着诗人那洒脱之气也随风起舞。独自踱步,顺着水流行走,从未想行至何处,亦不与人共。只因“兴来每独往,胜事空自知。”到水之尽便止步,遂歇下观云,...
2021-08-26
热血终凉
人们总会惊羡于那带着少年气的桀骜热血,不羁、果敢、自由、坚持……一提起便瞧见了艳阳的模样。 奇怪的是,我也曾觉着在大人眼里,热血又来的如此廉价。好像最愚蠢的就是做那些妄图背离了安稳生活和现状的事情。...
2021-08-25
心有明灯,何惧暗夜
“世界无理可循,生命脆弱不堪,可还是得昂着头走下去。或许黑暗随处可见,但幸好还有星光,是黑暗中最微小却最有力的存在。”——伊坂幸太郎《死神的浮力》人们生活在这个人和人联结而成的世界里,总会相互...
2021-08-23
九爷与鹰的故事
在山的一头住着一个老头儿,大家都叫他九爷。九爷是一个孤僻又神奇的人,他可以从飞禽走兽的叫声、动作和神态中明白它们想表达的意思,还经常出手搭救动物。这不,几年前他就救了一只受伤的小鹰。这只鹰头顶...
2021-08-20
一锅鸡汤
阿梅是个普通的农村妇女,老公在省城打工,兒子当兵去了部队。说起儿子,阿梅已经有三年多没见他了。本来,完成两年义务兵后,儿子是可以回家探亲的,但因为碰上这次疫情,他留队了。 说不想念,那是假的。 ...
2021-08-19
愿你前半生有路可走,后半生有家可回
蔡崇达的小说《皮囊》中有一个故事——《母亲的房子》,说是小说,其实大部分是真实发生在小镇里的童年记忆。 老家的一间房子,贯穿了作者母亲的大半生。 那年母亲二十四岁,父亲二十七岁。两个人在媒人的介绍...
2021-08-19
拥有一颗不计较得失的心
当我们即将从社区大学毕业的时候,一天早晨,安斯艾尔教授来到了我们班上,说:“你们很快就要毕业了,在你们离开之前,我想要给你们补一堂课,这堂课只有一道题。” “我们学完了所有的课程,任何题我们都能...
2021-08-18
母亲给的更多选择
花开满园才更芬芳有一段时间,母亲搬来和我们同住。一天晨起刷牙,我发现洗漱间的台面上同时放着3管已经开封的牙膏,一管果香型的,一管薄荷型的,一管中药型的。平时我也会多买几种口味的牙膏,可用法是一管彻...
2021-08-17
那些租来的房子里也写着生活
平生第一次租房子住,是在圆明园福海边,一间朝北的小房子,比我的身体稍大些,能将就着放一张床,月租八十元。 那时,圆明园里多数房东还是农业户口,房东之间也是有竞争的,我们房东李大姐的宣传口号是:住...
2021-07-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