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溪新闻网标志

文学

静远殊嫣
勿忘心安,星辰解语。不凋落的花萼倒披着蓝白色的碎影,醒目而略显热烈,就像纯粹的火焰,互相扶持,持续的释放着光明和热量。 褐绿色的斑斓在干燥凉爽的穿堂间略显安静秀茵,泥土上萌发的空气不掺杂任何的杂...
2021-03-30
垂杨依依
天空融为一体的灰蒙蒙细雨里,有一片片垂杨树,那不羁的情感旅居在蒸霭的春深处。巨大的建筑呈现出放射状的气势,远郭的垂杨依然情绪高昂的直达天穹。不可辜负的垂杨还没有冒出翠绿的叶子,在这威武雄壮的建筑前...
2021-03-29
长在地边的玉米
我家有一块田地,与大路为邻。每年夏天,播种了玉米,路边的那一行常因过往行人的踩踏,总是出苗最晚,好不容易长上来几片弱弱的叶子,又被贪嘴的牛羊吃得稀里哗啦,侥幸存活下来的,到了秋天结出的玉米棒子只有鸡蛋...
2021-03-26
在一步一步中扎实地活着
我上了很多和生活有关的课,也遇到过许多有趣的人。比如说葡萄酒课,就有人和我一样,喝久了,就想对自己的饮料多一点了解。 烹饪课上,有位大姐已经很会做菜,学烹饪并不是想开餐馆,而是想在买菜时多一些“...
2021-03-25
看月
住在上海“弄堂房子”里的人对于月亮的圆缺隐现是不甚关心的。所谓“天井”,不到一丈见方的面积。至少十六支光的电灯每间里总得挂一盏。环境限定,不容你有关心到月亮的便利。走到路上,还没“断黑”已经一连串地亮...
2021-03-24
老爸的菜园子
晚上喝了三杯老酒,不想看书,也不想睡觉,捉一个四岁的孩子华瞻来骑在膝上,同他寻开心。我随口问:“你最喜欢甚么事?”他仰起头一想,率然地回答:“逃难。”我倒有点奇怪:“逃难”两字的意义,在他不会...
2021-03-23
牵牛花
手种牵牛花,接连有三四年了。水门汀地没法下种,种在十来个瓦盆里。泥是今年又明年反复用着的,无从取得新的泥来加入,曾与铁路轨道旁种地的那个北方人商量,愿出钱向他买一点儿,他不肯。 从城隍庙的花店里...
2021-03-23
桃花依旧笑春风
三月,春风剪剪,吹开了片片桃红。坐在春的封面,打开心灵的窗口,感受着岁月的呼吸, 舞一段暗香盈袖,让折叠的梦渐渐立体起来。 记忆掠过阡陌,那些粉红、粉红的花衣,清幽、清幽地带着一丝丝柔美和一缕缕...
2021-03-19
听荷……
临风望荷,幽幽一湖的清香。 菁绿的荷叶,晃晃悠悠的曳着,随风漾起了此起彼伏的绿浪。吹荷,一阵阵叶子的轻抚声。婷荷,一朵朵粉蝶迎霞的嘻笑声。荷,风摆轻盈的散花声在群蜓中的呢喃声。声声清欢,绿波香散...
2021-03-18
小河弯弯向东流
青砖灰瓦,绿树掩映,门前躺着一条清亮的小河,长长的圩堤倚身而过,高高的墩子上几十户农家,放眼望去,如一幅清远的水墨画。这,就是我的故乡。 冬日的午后,寒风梳过小河边瘦朗的杨柳,我得闲回乡下小住几...
2021-03-17
枫桥,还在那里
枫桥还在那里。只是斑驳的鹅黄里,多了一些旧。枫桥真的也会老?没人回答,大家各自走各自的路。如我当年一样,只是匆匆忙忙地赶,没一个来得及认认真真地停留。也一如我当年,浮躁里满是不屑,不屑里满是轻狂,...
2021-03-16
家乡的玉米地
在一次招待外宾的宴会上,其中一道甜点是玉米羹。当服务员将玉米羹摆到大家面前时,一位来自北美的客人哇地绽开了笑脸。当然,我们并没有听到“哇”的叫声,惊喜是从她那微张的口形上表露出来的。小小的玻璃碗里...
2021-03-15